您当前的位置:Mtime时光网>小偷家族>影评>《小偷家族》——天空中没有烟花,我们却昂起了头

《小偷家族》——天空中没有烟花,我们却昂起了头

电影中文名

小偷家族

2018-08-09 17:33

遗漏

遗漏

想看

 

枝裕和对家庭、对亲情的深度思考,《小偷家族》显然不是第一次。那句“生下孩子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母亲了吗?”也不是他对伦理关系抛出的第一个问答。《无人知晓》中抛弃了孩子们的惠子从世俗意义而言,显然并不是什么合格的母亲。她远远不同于世俗的刻板印象里那种任劳任怨,责任大于天的伟岸形象,反而更像是个一把年纪的少女。她会跟儿子撒娇,嘟着嘴抱怨女儿用了她的指甲油,神态娇憨,像是抱怨一个同龄的朋友,她也会问,“怎么?我不可以快乐吗?”


然后,她留下20万日元,彻底的抛弃了孩子们。


长男就这样承担起了家里的责任。他无疑是比同龄人成熟很多倍的,可同时他又是一个真真切切的孩子。于是荒诞感产生了。他会为了和“朋友”维持一段友谊而在毫无经济来源的情况下花掉家里仅剩的钱,妹妹生病了他只能不知所措的守在她身边看着她步入死亡。


《小偷家族》中,家庭成员之间一样是荒诞的。他们毫无血缘关系,彼此之间却维持了某种近乎于传统家庭的伦理关系,虽然彼此并不以伦理关系中的名称互相称呼。这是一种剥落了伦理表象的伦理,这是一个不像家庭的真正的家庭。


这种荒诞感,也来自于对照。这些被血脉相连的亲人抛弃的人们,用虚拟的伦理建立起了比真实的伦理更加可靠的关系。信代会为了能和由里生活在一起而放弃工作机会;婆婆会默许他们在她身亡之后继续使用她的保险金;爸爸会在瘸腿的时候仍然给祥太许多陪伴,和他一起堆雪人,嬉戏,说实话,他比这世界上大多数父亲都更加合格,他爱孩子,并且肯花心思陪伴他。他们在一起,像是任何一个艰难但却温馨和睦的家庭一样。反观亚纪的原生家庭,父亲看着照片,说着“那孩子在澳大利亚,应该生活的很快乐吧?”,真是讽刺。


更荒诞的是,小偷家族里每个人都在如此努力的生活,然而他们的生活却仍然如此不堪,如此窘迫,以至于不得不靠偷盗来维持生活。人们在怎么努力也无法生活的时候,舍弃他人成全自己,在“自由”的语境里是被允许的。虽然这可能会造成伦理崩塌,会让人们之间的情感联系像是一块饼干那样薄脆。


荒诞来自于旧伦理的破裂,以血缘为维系的旧有家庭伦理的破裂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,而是长期的个人自由价值观被放大的自然结果。家庭是最小单位的群居,群居是需要牺牲和风险的,是需要委曲求全、求同存异的。这对追求个人价值的实现来说,是一种极大的障碍。所以惠子会问,“我不可以快乐吗?”


荒诞,也来自于新伦理的建立。原本没有伦理关系的人们,建立起了一种近乎于伦理的感情,并且用牺牲和奉献绑住了彼此。就像信代说的那样,“自己选择的羁绊,不是会更加可靠吗?”


电影中,亚纪说,维持家庭关系的,是钱啊。


柴田治摸着心脏说,我们是不一样的。


不破不立,有来有往。


家庭就一定要是那种家庭吗?真正荒诞的,是看起来荒诞的小偷家族,还是看起来一点儿也不荒诞似乎天经地义的世道伦常?


天空中没有烟花,我们却昂起了头。互相笑着谈论着,像是看了一场真正的烟花。也许,比真正的烟花更加好看。

该片热门影评:

是枝裕和:用《小偷家族》杀死冷漠

在影片快要结束时,中川雅也饰演的柴田..

happy木易评分8.7

由平淡到沉重

导演在籍本片获得了2018年第71届戛纳电..

衡水评分8.0

内地将引进金棕榈奖电影《小偷家族》,是枝裕和还有哪些好片?

日本导演是枝裕和新作《小偷家族》在戛..

影视口碑榜

小偷家族:偷的是家庭亲情 文/王珉

小偷家族:偷的是家庭亲情 文/王珉 日..

珉的情书评分9.0

《小偷家族》那个叫做“家”的所在

是枝裕和是我所喜爱的导演,我不愿对他..

年少影追评分8.0

更多 65 条评论